趙文衡-取得釣魚台談判進場門票

取得釣魚台談判進場門票

趙文衡

中國時報 2013311

近來中國大陸與日本在釣魚台動作頻頻,安倍訪問美國、火控雷達事件、以及大陸海監船近距離逼近釣魚台,這些均是雙方為了取得戰略優勢所進行的權力運作。大家心知肚明,釣魚台問題從來都不是法律問題,而是赤裸裸的國際政治權力鬥爭。歷史與法律只是藉口。

基本上,中日兩國因釣魚台開戰的機率不大,目前劍拔弩張的局勢是雙方為了將來談判時能擁有更多的籌碼所進行的強硬表態,目的要強迫他國進入談判,或為營造更有利於將來談判的條件。雖然釣魚台現今上映的劇碼是軍事對峙,但這一切均是各方為將來的談判預做準備。

幾乎可以確定的是,釣魚台的談判不會是主權談判,拒絕討論釣魚台主權為日本一貫立場。即使在最近,安倍晉三也一再表明釣魚台主權沒有談判的餘地。釣魚台談判可能觸及的問題,最多僅是管理問題或是合作開發問題。主權問題要真正獲得解決恐怕需要訴諸戰爭。

今年元月,山口那津男遞交安倍給北京當局的親筆信函,並提出中日兩國就釣魚台紛爭進行高峰會議的建議。山口建議的高峰會並非討論釣魚台主權問題,而是釣魚台海域安全之確保,更確切的說是日本希望中日兩國戰機皆不要進入釣魚台領空。中國大陸不會同意日本僅就所謂「釣魚台海域安全」進行協商,同樣的日本也不會同意就主權問題進入談判。先前傳出,中國大陸有意尋求與日本共同管理釣魚台,因不涉及主權,也許可能成為雙方談判重點。

然而,日本的談判建議所針對的對象僅限於中國大陸,並不包括我國。為了使談判單純化並獲得較多的控制權,各國勢必處心積慮將我排除在談判之外,降低我國在釣魚台問題的能見度。我國對此幾無反擊之力,除了受國力限制外,美日的牽制為另一重要因素。

美國限制我國在釣魚台採取任何有意義的行動,連我國民間船隻的保釣活動也要加以阻止,更遑論與中國大陸共同保釣。在國際上採取維護主權的行動是一個國家的基本權利;與利益相同的國家進行合作也是一種天經地義的外交手段。美國的限制不但嚴重限縮我國的行動空間,同時也違反我國國家利益。如果台灣選擇繼續受限於美日的束縛,就必須準備承受失去釣魚台權益的後果。

除了受美國限制外,台灣不與大陸共同保釣另一個原因是,中國大陸認為我國非主權國家,不應獲得釣魚台主權,我國將很難與中國大陸共同討論釣魚台主權問題。但如上所述,目前釣魚台談判最多僅會涉及管理與合作開發問題,此類談判將不會引發兩岸主權上的爭議,三方談判實際上可行。

雖然釣魚台談判非主權談判,但談判結果可能會影響將來主權的取得,更重要的會影響開發釣魚台能礦資源的利益。中日兩國均將釣魚台視為國家的「核心利益」,甚至甘冒戰爭與危及經濟發展的風險,也要爭取在釣魚台中的談判籌碼。反觀我國,處理釣魚台問題顯得太過保守謹慎。將來除了要積極累積進入談判的籌碼外,對於任何即將進行的有關釣魚台的談判,我國均需強烈表達加入的意願。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