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匯率政策追求有感復甦

善用匯率政策追求有感復甦

趙文衡

蘋果日報 20121031

日前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指出,自2007年底,台幣升值9.9%,韓元則貶值17.9%,一升一貶台韓兩國製造成本相差三成,暗指央行匯率政策執行不力。此一說法引起央行關切,立即發布新聞稿澄清。這場企業家與央行的論戰涉及匯率在我國經濟發展上所扮演的角色,在台灣目前經濟不振的情形下,值得進一步深思。

根據統計資料顯示,近幾年來,除了2010年外,韓國匯率變貶值幅度均年年超過台灣。2008年韓幣貶值19%(平均匯率之年增率),台幣還升值4%2009年韓幣貶值16%,台幣僅貶值5%2011年,韓幣升值4%,台幣卻升值7%。匯率的高低直接影響一國出口的競爭力,在上述各個年度中,韓國出口成長率均大幅超越台灣,部分即是匯率所造成。

匯率會直接影響出口產品的銷售價格與出口廠商的利潤。台灣廠商專精於降低製造成本,經常投入改善製程的研發。但廠商在用盡力氣降低3%的製造成本後,匯率只要小升3%即可將此抵銷。為了促進出口,張董事長主張,央行應促使台幣貶值。

然而,匯率是一把雙面刃,選擇有利於出口的匯率勢必傷及進口,反之亦然,因此有人認為這是一個高難度的選擇。事實上,在促進出口與進口間的選擇並不困難,國際間鼓勵進口的政策較為罕見。對於國國民所得提升、經濟成長的回復與失業率的改善,出口的效果大於進口甚多。美國為了增進對中國的出口與減少自中國的進口,竭盡全力促使人民幣升值,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

以台灣目前的情形來看,自1999年以後,台灣GDP成長最主要的貢獻來自於出口,出口成為台灣經濟成長最主要的動力。這是因為全球化的結構性因素使然。台灣80年代後期至90年代以內需為主的經濟成長,在全球化加深的現在恐怕很難再出現。台灣在促進出口上應是別無選擇的。

在這樣情形下,我國若還在促出口與進口之間無法抉擇,就難怪東亞各國要把台灣當成引以為戒的案例了。

目前台灣經濟發展陷入泥沼,政府期望在極短的時間內讓人民對景氣復甦有感。讓景氣快速好轉的方式之一即是透過匯率政策,特別是經由貨幣貶值。依照各國經驗顯示,匯率的升貶將會很快的反應在進出口的數值上。但是透過匯率貶值所形成的復甦不易有感,原因是匯率貶值將導致物價上漲,目前處於相對高檔的物價正是民眾痛苦的來源。

故而,筆者主張,現階段央行仍應以穩定物價為主。然而貨幣政策的功用不只在物價,它也是促成景氣復甦最重要的政策工具之一。美國聯準會的三大使命之一即是追求就業極大化,此一使命其實與追求經濟成長的意思相去無多。即使我國央行與聯準會不同,也可以在物價回穩後進行適度貨幣貶值,在不影響物價的前提下追求經濟成長。近日國際原物料已有回跌的趨勢,若主要國家經濟持續不振,甚至還有通貨緊縮之虞。所以也許不久之後,就是進行貶值的時機。

但問題是,央行若如此作為是否是干預匯市?各國央行口頭上均聲稱要尊重市場機制,我國央行也經常做此宣示。目前台幣升值不是因為出口暢旺所致,而是因為投機熱錢的進入,這種由投機熱錢所操縱的外匯市場已經不是正常市場機制,況且台灣目前經濟不振,幣值卻不降反升,這些違反市場原則的情形,央行有正當的理由介入導正。

雖然依賴匯率增加出口不是甚麼冠冕堂皇的手段,但它是一個可以達到目標的手段。特別是主要競爭對手也採用此一政策時。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