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台灣投資不振癥結在財政短絀

台灣投資不振癥結在財政短絀

趙文衡

工商時報,2016126

常在輿論上看到台灣投資不振,已無人要投資台灣等負面言論,好像企業認為台灣是一個乾涸之地,已無投資價值。但是,如果我們檢視近幾年的數據,結果與一般認知大相逕庭。企業投資台灣的活水還是很旺盛,真正問題在政府投資減少,癥結則是財政短絀。

2008年金融危機為許多國家近期經濟的分界線。觀察2008年以後的台灣投資,可以發現實質固定資本形成毛額由2008至2014成長12.2%,遠不如實質GDP的22.5%。但若分析其內容可以發現,在投資部門中,民間部門的投資仍然強勁成長20.4%(年複合成長率為3.14%),幾乎趕上GDP的成長。期間民間部門實質固定投資由2兆3394億,增加至2兆8168億,增加額度高達4774億。以2015而言,前三季民間投資實質成長達2%,表現甚至優於整體GDP的成長。

然而,政府投資於2008至2014年間卻衰退16.3%。2008年實質政府投資為5448億,至2014年則降低至4559億,減少889億。其中以營造建設減少632億金額最多,研發投資期間也減少30億。在公共部門中,除了政府投資外,公營企業的投資也減少了100億。由此可知,台灣的投資問題不在企業而在政府。政府投資不增反減反映每年度國家預算不足的窘境。

在2008年到2014年期間,各級政府歲出增加12.9%,其中社會福利支出成長40.5%,而經濟發展支出則反向減少7.7%。社會福利占政府總歲出比例由2008年的15.7%,增加至2014年的19.6%,為成長最高的項目。經濟發展支出比例則由18.4%降低至15.1%,為減少最多的項目。在社會褔利支出大幅成長下,排擠了經濟發展支出,導致政府公共建設投資減少。

長期而言,我國投資率的確呈下降的趨勢,但這並不一定是壞徵兆。通常投資率會在經濟發展某階段後下降,近來我國投資率維持在21%左右,但在1980年代投資率曾高達30%,比較中國大陸先前投資率動則接近50%,均為單純的資本投入,屬於投資驅動的成長。隨著經濟發展,各國將會由先前資本密集,進化為技術密集,投資率自然會下降。

比較各國資料則更能了解此一情形。韓國目前投資率在29%附近(1990年代曾達37%),日本投資率與我國接近為20%(1980年代曾達32%),其政府投資的比例較大;美國則為19%(1980年代曾達25%),德國更低到17%(1980年代曾達27%)。

在分析國內投資時,不能單純以投資率的高低判斷對經濟發展影響,而需看投資內涵。觀諸上述2008年至2014年民間投資所增加的4774億中,智慧財產的投資增加達1675億,占整體增加額度的35%,其中研發投資增加1300億。在1985年,在民間實質固定投資中,營造投資占比高達80%,2014年此一比例降至36%,而智慧財產投資占比則由4.7%成長至21%,其中研發投資由4%成長至14.5%。由此可知,我國民間投資已由以往硬體投資轉為無形資產的投資,整體投資往知識經濟的方向邁進,演變相當健康。

當然,優質的投資永遠不會嫌多。這些投資對投資環境的要求更高,我國需不斷改善投資環境,以吸引更多優質投資。尤其是在公部門投資不足及超額儲蓄仍高的情形下,政府可以做的就是鼓勵更多的民間投資以補政府投資之不足。此外,政府投資雖然減少,但研發支出千萬不能少,仍應盡全力找出投資研發的財源。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