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台灣經濟的救命錢哪裡來|主權基金|舉債|紅色供應鏈|-全球政經研究

台灣經濟的救命錢哪裡來

蘋果日報 2015年8月12

趙文衡

主計總處公布第二季經濟成長出乎各界預期率大降至0.64%。日前政府各部會提出的救經濟措施,行政院認為「有方向,沒血肉」。同樣為了拼經濟,競爭對手韓國推出1.2兆元台幣的振興經濟計劃,中國大陸更推出近10兆元台幣的振興建設方案,並成立6000億元台幣的基金扶植半導體產業。反觀我國,僅針對5000億元貸款給予利息補助、增加100多億元的公共建設支出,以及成立數百億的購併基金。許多措施只是補強現有上路中的方案,規模上無法與中國大陸與韓國相比。

台灣經濟面臨前所未有的衝擊,今年已進入紅色風暴的暴風圈,預計3-5年內將觸及暴風中心。救經濟的急迫性可謂空前。在此關鍵時刻,台灣需要兩面作戰。第一線為了迎戰紅色供應鏈,台灣需要保衛現有主力產業包括半導體、面板、太陽能與LED等;第二線需要開拓更高階的產業。第一線主要是成本的戰爭,第二線則是技術創新的戰爭。

然而兩線作戰需要大筆經費,台灣產業原本已受盡大陸與韓國的圍剿,紅潮攻勢更是日日進逼,現在兩國政府均推出大規模的產業振興計畫,而我國目前微小動作,將使劣勢更形擴大。但問題在我國政府財政十分困窘的情況下,這些救命錢要去哪裡找?

政府不能再挖東牆補西牆,必須提出一個可以徹底解決資金困境的方案,端出一道真正可以拯救經濟的大菜。檢視目前台灣公共資金運用狀況,只有兩個管道可以擠出較多的資金。一為運用外匯存底成立主權基金,一為透過發行債券籌措資金。筆者認為在此非常時期,兩個管道必須同時採用。

根據央行的統計,台灣外匯存底達4214億美元,但外資持有國內股票及債券市值有3062億美元,也就是說剩下的1152億美元是近幾十年來,台灣出口產業辛苦賺來的外匯。筆者主張,將此1152億美元成立主權基金,或委由主權基金操作。這些外匯存底是由出口產業辛苦賺得,用來解救經濟、確保產業繼續生存,是天經地義的事。如果要用台灣過去發展成果來做奮力一擊,求得未來生存的契機,那就是現在了。

央行擁有龐大的資源與強有力的政策工具,把持大量資源而不運用在救經濟上實在沒道理。若台灣經濟日益不振,央行的外匯存底只會越來越少,死守現在的外匯存底只會得到反效果。央行是獨立機構,但仍不能獨立於台灣經濟發展與人民福祉之外。況且我國主要對手韓國、中國大陸與新加坡,均以外匯存底作為主權基金的操作資金,我國若再不成立,競爭力恐將進一步流失。

另一個管道是政府發行公債籌措救經濟的資金。然而,台灣負債比例已達上限,此一建議事實上不可行。因此,筆者主張,將中央政府負債比由40%提升至60%,所有新增的借貸全數用於產業發展,而非公共建設。筆者了解借貸當然不好,但如果這筆借貸是為了未來子孫的生存發展,這筆錢就是必要的救命錢。若不在此時借貸,將來台灣經濟不振,負債只會越來越多,現在借貸可以避免將來更多負債。

由上面兩個管道所募集而來的資金除了運用保衛受紅潮衝擊的產業外,主要是用於協助台灣產業全面升級。台灣雖然在全球資訊通訊產業中佔有一席之地,但每年仍然花費近兆台幣由美國、日本等先進國家進口設備與關鍵零組件。台灣的目標之一是全面向上取代,取代日本與美國的生產,成為供應鏈的更上游,進階為紅色供應鏈的高端設備與零組件的供應商。欲達成此一目標的關鍵是對資金的正確運用,更重要的是政治不能介入,若如法達到,一切都是空談。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