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新南向不應與市場對作-|政策|傳統產業|物聯網|-全球政經研究

新南向不應與市場對作

聯合報 2016年9月22

趙文衡

日前,行政院公布新南向政策推動計畫,提出產業價值鏈整合、內需市場連結、基建工程合作等三大經貿合作方向。政府推出產業發展計畫,最忌諱強力介入扭轉市場走向,以為如此即可反轉市場往有利的方向前進。結果通常鍛羽而歸,不但浪費資源,還阻礙經濟發展的進程。新南向政策面對的是更廣大的國際市場,政府的力量更為渺小,因此更需要順應市場,否則不論投入多少資源都會像鹽巴溶於海水一樣。

新南向政策中清楚指出數個政府欲導引的重點產業。筆者不是那隻看不見的手,不能明確得知這些重點產業是否符合市場,但由目前國際趨勢,仍可檢驗計畫中存在一些與市場對作的部分。

第一,新南向計畫在產業價值鏈整合上,是以五大創新產業為主。在具體作法上,更協助新創企業進軍東協及南亞。由此可知,新南向政策已與創新政策結合,特別是物聯網上的創新。但新創企業成功的前提是必須要給予充分的自由度,新創企業資源有限,很容易因政府的資金協助,而往政府指定的方向發展,但南向市場並不一定是新創企業的最佳市場,新創企業進入後若發現進錯市場投錯資,將從此沒有第二次機會。

以物聯網為例,一般而言,新創企業的最重要的物聯網市場,應不是南向市場,而是大陸或歐美市場。引導物聯網新創企業進入南向市場投資,會使其喪失進入主要市場的先機,反而有害新創企業的發展。此顯示新南向政策與政府的創新政策存在某種程度的矛盾。

第二,根據政府計畫,新南向政策將改變臺灣過去以東協及南亞作為生產基地的出口代工型態。根據此一原則,近來一些率先呼應新南向政策的產業,例如紡織業與鋼鐵業等,基本上並不是新南向的重點產業。眾所周知,作為外銷生產基地向來就是南向國家的比較優勢,特別是在中國大陸的世界工廠地位衰落後,這項優勢也是吸引是台商投資的主要動因。政府忽略南向國家的比較優勢,絕非順應市場之舉。當然在市場驅動下,這類企業還是會南向投資,政府應不必給予特別補助,但須協助排除貿易與投資障礙。

第三,新南向政策的重點是開拓各國的內需市場。然而,在貨品方面,我國產品多屬於中間產品,各國國內市場消費的是最終產品,兩者類型不一,因此我國可以進軍南向國家的國內市場的產業不多,多屬於成衣業、金屬製品業、家具業等傳統產業。由於目前傳統產業發展遇到瓶頸,可將進軍南向市場與振興我國傳統產業結合。在中國大陸市場飽和下,鼓勵傳統產業往南向國家發展。

第四,新南向政策針對電廠、石化、環保、ETC及都會捷運等具輸出潛力產業,進行基礎建設或整廠輸出。東南亞一向是我國整廠輸出的重點,此並無疑義,但涉及政府招標的基礎建設,將會受限於政治因素影響,特別是在中國大陸一帶一路政策下,我國的發展將會受到限制。解決此一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政府補助多少,而在於兩岸關係。

總和以上幾點,筆者比較在意的是新創企業的協助,若政府欲補助新創氣企業海外發展,不應僅針對南向市場,而應一視同仁,如此才能給予新創企業最大的自由度。此外,南向國家綠能市場正飛速成長,這些市場對國內企業而言尚相當陌生,政府可以多花一些功夫協助企業了解市場動態,並協助排除進入障礙。

聯合報原標題:新南向順應市場而非對作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