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綠能或核能?—限電危機下的抉擇

綠能或核能?—限電危機下的抉擇

趙文衡

蘋果日報,201667

近日,台灣遭遇限電危機的威脅,行政院準備重啟核一廠,引起各界譁然,讓人聯想到非核家園的目標是否動搖,核能在台灣發電的角色的討論再度浮上檯面。有些人擔心廢核後台灣電力將不足,將對經濟發展造成衝擊。

儘管短期上,核一廠的確可以扮演救援角色,這不是因為它是核電,而只是因為它是既存的裝置容量。在長期上,台灣缺電與否與是否廢核沒有必然關係。發電技術具有多元的特性,核能只是其中一種,目前使用核電的國家也僅占少數。由於核能具有安全與擴散的顧慮,不是也不可能成為必要的能源。客觀上,沒有核能就一定缺電的說法完全不能成立。

在廢核後,台灣約16%的電力需要另找來源補足。比較可靠的替代方案為天然氣。然而,去年巴黎協定達成升溫不超過2度C的共識,等於將嚴格限制化石燃料的使用。儘管天然氣發電的排放量僅為煤炭的6成,但仍為太陽光電的6倍。在國際減碳趨勢下,以往認為較潔淨的天然氣,目前已無法成為發電主流。

反觀再生能源,它已不像以往僅具點綴作用,而是逐漸成為各國能源供應的主力。根據國際再生能源總署預估,至2030年,再生能源占全球供電比將倍增至40%。在減碳趨勢下,各國真正必要發展的能源是再生能源。目前我國再生能源發電僅占4%,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國溫管法及國家自定貢獻(NDC)中對減排訂有嚴格目標,在這些目標下,以再生能源補足核電的空缺將成為無可避免的選擇。由於核能發電的排放非常低,甚至低於大多數再生能源,即使將來再生能源完全取代核能,我國的碳排放仍會小幅增加;但若由天然氣取代,碳排放則會大幅度上升。

要降低碳排放總量,在廢核後,再生能源不但要完全替補空缺,還要進一步取代部分化石燃料,因而未來我國對再生能源的需求將大增。若再生能源無法及時滿足需求,不但減排承諾無法達成,連最基本的能源供應安全都可能發生問題。

換一個角度說,即使將來核四恢復運轉,在核一、核二、核三相繼除役後,核電將只會占我國發電量的6%,重要性已大減。也就是說,即使不廢核四,若不發展再生能源,在減碳義務的框架下,台灣仍然會缺電。因此,台灣未來電力是否會缺電的真正關鍵不是核能而是再生能源。

發展再生能源早已遠遠超越產業層面,而成為國家安全問題。新政府既然決心廢核,就要有更大的決心發展再生能源,社會也須以更大的共識擁抱綠能。我們花太多時間去討論並不重要的核能,花太少時間關心真正重要的再生能源。

目前我們看到的是,廣大的公民團體並沒有像期待中那麼支持再生能源。再生能源的建置仍然遇到許多環保團體的抗爭。我們沒有看到各界將反核的熱情轉化為對再生能源的支持。

無可諱言,發展再生能源會對環境造成小幅度的衝擊,但若不發展再生能源對環境破壞更大。台灣在發展再生能過程中,若再繼續稍有不滿就抗爭,稍有抗爭就停擺,終將會陷入全面大停滯的狀態。

儘管再生能源具有供電不穩定的特性,但在各國努力下,此一缺點已逐漸克服,只要運用完善的能源管理、建立智慧電網及發展儲能設備即可將不穩定降至最低。這些都是政府必須下定決心去推動的工作。

蘋果日報原標題:核一重啟與否絕非限電關鍵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