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TPP不會胎死腹中

TPP不會胎死腹中

趙文衡

蘋果日報,20161020

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均表示反對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一般認為TPP前景並不樂觀,要在美國國會通過的機率不大,此一認知在國際間激起一連串的蝴蝶效應,特別是對TPP成員及欲加入TPP的國家更造成不安。但筆者認為,這些擔心均是多餘,美國總統候選人的反對只是TPP成立過程中的一朵漣漪,各國大可以依照既定行程推動TPP的認可與加入程序,台灣仍可依照原有步伐從事自由化。

筆者之所以會如此論斷,主要是基於反對TPP既違反美國民意,更不符合美國國內及國際利益,一個正常理性的總統當選人都會改變其原有態度而轉而支持TPP。

其實,TPP是美國歷史上最受人民支持的大型自由貿易協定(FTA)。根據美國9月份最新民調,有60%受訪者支持TPP,尚較先前民調成長。在過去,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簽訂完成後,一直要到柯林頓提出補償措施,支持民眾才首度超越異議者。另一個大型自由貿易協定,中美洲自由貿易協定,在國會最終投票前4個月,還有51%的民眾反對,贊成的只有32%。而這些FTA最後均獲通過,TPP沒有不通過的理由。

根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權威的評估,TPP將可提升美國實質GDP達670億美元,增加17.4萬人的就業。這是正反效益綜合的結果,儘管TPP對多數美國人有益,少數受害者還是表達強烈反對。在國際上,TPP對美國全球經濟治理具有極為關鍵的影響力,不但攸關其重返亞洲策略的成敗,也會影響其對國際經濟規則的制定。

既然TPP對美國那麼重要,亦獲多數人民支持,為什麼兩黨總統候選人均明白表示反對?這是歷史偶然的結果。主要是因為以往一向支持FTA的共和黨,此次推出的候選人川普竟異常的反對FTA。這使得原本對FTA抱懷疑態度的民主黨,為了鞏固其傳統票源不得不加碼反對。儘管支持TPP的民眾占多數,但多數支持者不會以候選人對TPP的立場作為投票的依據,但是反對者卻會。因此,在選情緊繃時,希拉蕊沒有別的選擇。

事實上,絕大多數共和黨政治人物是支持FTA的。在選前,他們怕影響川普選情而噤聲,造成檯面上少有政治人物支持TPP的假象。但在選後,傳統共和黨支持FTA的聲浪將會大起。在民主黨方面,根據民主黨過去二十幾年的傳統,儘管國會議員反對FTA,但總統(柯林頓與歐巴馬)卻是FTA的堅定支持者。這些跡象均顯示選後TPP情勢將會與選前完全不同。即使選後需要回歸到議會政治,工會具有強大的遊說實力,但根據歷史經驗,只要總統支持,TPP最後還是會通過。

現在主要的問題是,兩黨總統候選人,特別是希拉蕊,如何在選後改變其選前的承諾?這並不難。當總統當選人發現自己過去的承諾違反民意與美國利益時,他應繼續死守承諾還是順應民意?在民意、國家利益均指向支持TPP下,總統自然應修正當初承諾才不違背總統的職責。希拉蕊甚至可以不需要任何藉口即改而站在民意與美國利益的這邊。如果她想獲得更多民意的支持,也可效法柯林頓總統的作法,訂立附加協議,但這只會讓TPP的成立延期,而不會胎死腹中。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