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兩岸合作突破FTA困境

兩岸合作突破FTA困境

趙文衡

中國時報 201356

現今國際上有幾個重大的自由貿易協定(FTA)的洽簽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包括由美國為主導的太平洋經濟夥伴協定(TPP);由中國大陸主導的中日韓FTA;以及由東協主導,涵蓋整個東亞、印度、澳洲與紐西蘭的區域全面夥伴經濟關係(RCEP)。在這幾個對國際經貿影響深遠的巨型FTA即將成形之際,我國仍受困於台星與台紐FTA洽簽而毫無進展。

我國迄今簽訂最具意義的FTA當屬兩岸的ECFA。但自20109月生效至今,ECFA對我國的助益並不顯著。在貿易方面,ECFA簽訂後我國在2011年出口大陸的數額僅成長9.1%2012年比2010年更僅成長4.9%

反而ECFA的簽訂造成台灣資本大量外流至中國大陸。由於對外直接投資的實現歷時較長,廠商常須及早卡位,故在2010ECFA談判過程中已出現大量投資外移的情形,該年對中國大陸直接投資的金額還創下歷史新高,達146億美元,較前一年成長104.6%。出走中國大陸的產業主要集中在與ECFA早收清單直接或間接相關的產業,包括機械、金屬製品、汽車、紡織等產業。其中汽車及零組件成長還高達217.7%

台灣不是扶不起的阿斗,為什麼在中國大陸刻意的讓利下,經濟還是一樣萎靡不振?這驗證了筆者先前一再強調的,「僅」簽ECFA無法對台灣產生實質幫助,甚至會造成產業出走的看法。在全球化貿易與生產複雜連結與分工的作用下,如果兩岸各自與其他國家達成開放的數目越多、範圍越廣,那麼兩岸間貿易自由化能為彼此帶來的整體效益就愈大,反之則越小。ECFA的案例似乎證實了此一論述。

在本年度博鰲論壇會議期間,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將合情合理解決台灣與區域經濟合作進程相銜接的問題,希望能夠對台灣經濟發展提供活力與動能。由此可知,大陸已經了解被孤立在東亞區域整合之外的台灣,經濟將會喪失動能。依照筆者的評估,十年後台灣在簽訂FTA上若無重要進展,經濟成長將會跌入負數。

現在的問題是,如何銜接台灣與區域合作進程?早在2008年,大陸發表的胡六點即曾提出建立適當銜接方式的建議,但明顯的迄今仍未有具體的進展。依照筆者的觀察,主要還是卡在台灣簽訂FTA時所使用的名稱問題,所謂適當的方式與途徑隱含的也是要處理名稱問題。兩岸對空泛名稱的重視甚至遠大於人民經濟福祉,實在是一件令人不解的事。

名稱問題不應成為兩岸人民追求經濟福祉的障礙。在FTA中使用的名稱不會增加台灣在國際上的地位,也不會因此讓台灣成為中國大陸的一部分,很多這方面的效果都是兩岸各自幻想出來的。兩岸必須放棄這種空泛且無益的政治鬥爭,在彼此尊重的前提下,以人民的經濟福祉為依歸,讓FTA的簽訂回歸到單純的經濟領域,不要意圖使用FTA達到任何政治目的。

由於兩岸在這方面尚未達到共識,彼此間的互信迄未建立,大陸仍擔心台灣會運用FTA的簽訂追求國際上的主權認同。為了建立互信,現階段大陸可以協助台灣加入大陸已經簽訂或是正在洽簽的FTA,前者包括大陸與東協的FTA,台灣加入後可擴展為兩岸-東協FTA;後者包括中日韓FTA,台灣加入後即可擴展成東北亞FTA

目前台灣政府僅訂出加入TPP的目標時程表,卻未訂立加入東亞經濟整合的時間表,這明顯是畸形的兩岸關係所造成。台灣的FTA困境已經使內部開始出現「不簽訂FTA也沒關係」的失敗主義論調,這些亂象著實令人心痛不已。筆者這此呼籲兩岸應以更廣大的胸襟,屏除狹隘且無益的文字上的計算,立即就台灣與區域合作的銜接方式進行務實的協商。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