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歐債危機的發展路徑

歐債危機的發展路徑

趙文衡

APEC中小企業經濟危機監測第12期,20117

歐債危機越演越烈,希臘主權債務幾乎違約,雖然內閣不久前通過不信任案與財政改革計畫的考驗,而暫時解除債務危機,但沈重的負債使希臘短時間內發生另一個危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日前,歐債危機最為急迫需處理的部分就是希臘債務問題。如果希臘真的發生債務違約,由於曝險金額尚在可忍受的範圍內,即使最大債權國法國與德國仍然可以從容處理危機的損害,對美國與亞洲經濟體的影響更小。美國聯準會(Fed)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即表示,經過壓力測試的結果,希臘違約對美國資本的衝擊很小。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 BIS)亦指出,亞洲開發中經濟體對希臘公債的投資占其總投資的比例不到1%

但希臘債務危機若發生,真正嚴重的不在希臘本身,而是在因為此一危機所引發的連鎖效應。這個連鎖效應可以分為幾個階段。首先,希臘違約會導致其他歐豬經濟體的評等遭降,這些經濟體將面臨再融資的困難,而亦將陸續違約。如果歐豬5個經濟體(葡萄牙、義大利、希臘、西班牙、愛爾蘭)大部分或全部皆爆發危機,首當其衝將會影響德、法、英等主要債權人,對歐洲金融穩定的影響不容小覷。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統計,歐元區16個會員體對歐豬4經濟體(不含愛爾蘭)的曝險金額高達1.6兆美元,其中法國與德國銀行就占了62%,法國銀行曝險金額為4,930億美元,德國銀行為4,650億美元,尤其是幾個重要的法國銀行,例如巴黎銀行(BNP Paribas)、興業銀行(Société Générale)與農業信貸銀行(Crédit Agricrole)受損將最為嚴重。

如果危機進行到此一階段,對美國的影響將略微嚴重,因為美國對此4經濟體的曝險金額也達2,000億美元,但由於多是間接相關,再加上美國龐大的資本規模,此一損害仍屬有限。對亞洲經濟體而言,由於持有4經濟體公債金額很少,故影響也很小。也就是說,即使希臘危機擴散到其他歐豬經濟體,將僅對歐洲造成重大的影響,對歐洲以外的區域影響不大。

下一階段,如果德法等債權國在國內銀行受到歐豬4經濟體倒債危機波及後,卻無法有效穩定信心,及時挽救受創銀行,國內金融體系將陷於混亂。此時的危機已非單純的歐豬危機,而將更進一步演化成法德的金融危機。果真如此,危機將擴散至美國、日本與其他重要的亞洲經濟體(包括中國大陸),因為這些經濟體對法德有相當龐大的曝險部位。

然而,危機進展到此一階段前,必須突破幾道防線,首先第1道防線是歐盟、歐洲央行、國際貨幣基金(IMF)對希臘的紓困。即使此道防線失守,造成希臘違約而波及其他歐豬經濟體,各機構還可以進一步紓困這些經濟體而形成第2道防線。

如果這道防線也遭突破,亦即多數歐豬經濟體爆發債務危機而波及德法等國主要銀行,第3道防線即是各國際機構與法德等政府聯手援助德法兩國受創銀行以穩定信心。必須要這道防線也失守,才會波及美國與亞洲各經濟體。然而,須注意的是,在危機走到這個階段前,相關單位必須即時對提出處理德法銀行不良債的有效對策,否則會使信心潰散,將使危機提前擴散至歐洲區域以外。

很明顯希臘無法以自身力量償還所積欠的債務,而相關機構亦不可能長期提供紓困資金,因此希臘違約的機率相當高。除了希臘之外,愛爾蘭與葡萄牙等國也有相當的違約機率。即使如此,我們相信,危機走至第3道防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主要是因為,即使歐豬經濟體面臨違約,世界主要經濟體與機構仍會盡全力讓危機不會蔓延至德法等地區。

倘若歐豬多數經濟體真的無法還債,各機構仍會重點式的援助歐豬經濟體,使其不至於擴大成系統性危機。援助的方法除了提供紓困金外,可能的方式是採用債務重整,讓債權銀行承受一些損失,卻使債務償還可以持續。另外,更令人放心的是,德法等政府的財政結構逐漸好轉,擁有更充沛的資金可以援助那些因為歐債危機而遭受損失的國內銀行。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