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貨幣戰爭已經開打

貨幣戰爭已經開打

趙文衡

蘋果日報,2013527

近日日圓貶破100日圓大關,524日來到1美元兌101.1日圓,日圓對美元的匯率由去年927日的77.6日圓至今已貶值30%,幅度相當驚人。令人憂慮新一輪的貨幣戰爭是否會爆發。

事實上,由今年元月以來,日圓貶值已經引發一波貨幣競貶,貨幣戰爭在一些國家間已經小規模開打。此次戰爭的一個重要特色是它不是全面性的,而是侷限在少數國家之間。

在安倍經濟學提出後,貨幣經歷顯著貶值的國家有韓國、台灣、新加坡與歐盟。但各國加入競貶的時間點均不同。韓國與台灣均於今年元月加入競貶行列,至今貶值幅度分別達到6.79%3.34%。歐盟則於今年二月初加入戰爭,至今貶值4.99%;新加坡則於去年12月即加入競貶,至今貶值3.84%。除了這些國家外,其他亞洲貨幣則並未有明顯的連動。中國大陸、泰國、馬來西亞的貨幣還呈現升值的態勢。

挑起這次競貶戰爭並非國際上的系統性因素,而是單一國家(日本)的政策。由於日圓的升貶對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意義,故此次的競貶較為分歧多元,不像以前由國際系統性因素所造成的貶值範圍那麼廣泛且規模龐大。

在日本明確宣示貨幣貶值的政策後,一國是否要加入貨幣戰爭端視其出口結構與日本之間的競爭性與互補性程度。彼此競爭性越大,競貶的可能性就越大;彼此互補性越大,競貶的可能性就越小。

韓國與歐盟對日本的出口競爭性大於互補性,故韓圜與歐元被迫加入這場貨幣戰爭。我國與新加坡對日本出口品的競爭性與互補性參半,原本不必加入這場戰爭,但最後還是加入,一方面是受到韓圜的拖累,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隨著日圓貶值幅度加大,日本訂單開始轉至國內生產,對兩國的競爭壓力加大。至於其他東南亞國家,與日本間的互補性大於競爭性,日圓貶值尚有助於其自日本進口關鍵零組件,故無需加入競貶的行列。

然而,藉由貶值將海外生產移回國內的效果會隨著貶值幅度的擴大而越為顯著。在持續貶值的過程中,日本移回國內生產的部分將由台灣與新加坡而擴展到其他東南亞國家。屆時東南亞國家亦將被迫加入這場競貶行列。

除了參戰國限於少數幾個國家外,此次貨幣戰爭的另一個特點是它將會是一場持久戰。由於安倍政府的政策邏輯是要讓日圓長期走貶,迫使韓、台、星、歐等國家也必需一直繃緊神經。全球低通膨環境更是培育這場戰爭的溫床,參戰國家不必擔心貶值會造成通膨,而放手打一場長期的消耗戰。

然而,熱錢的動向仍是決定戰爭未來走向的關鍵因素。特別是在參戰國貶值策略態勢明顯時,熱錢如何使用它的策略從中獲利以及其對全球通膨的影響,皆會決定戰爭的最後勝負。

我國參與這場戰役較其他國家面臨更多的挑戰。新台幣匯率除了會受日圓影響外,還會受到人民幣的牽引。目前人民幣升值的走勢頗為強勁,不時阻礙新台幣貶值。但由於日圓貶值的幅度實在過於巨大,加上韓圜的跟貶,新台幣若不跟進,可能對我國產業發展產生負面影響。但若欲與日圓貶值幅度一致,則需貶至37元,事實上不可能。短期上參考韓圜貶值的幅度,貶至31元兌換1美元,可能是較可行的參考標的。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