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美日新貨幣政策點燃債務危機

美日新貨幣政策點燃債務危機

趙文衡

蘋果日報 2013223

美國量化寬鬆政策可能在今年3月縮減規模或提早退場,引起各界相當大的關注,全球資本與商品市場並做出激烈的反應。聯準會是否要採取此行動目前尚未確定,但觀諸目前國際金融局勢,QE提前退場將會引起一連串的效應。

這些效應主要是與日本的貨幣貶值政策交織而成的。日本自從安倍晉三上台以來,即奉行低利率低匯率的政策,日圓開始大幅貶值,自今已逼近95日圓兌換1美元。日圓貶值造成各國貨幣競貶,一場貨幣戰爭即將爆發。

日圓雖然大幅貶值,但目前價位尚高於過去「失落20年」平均價位111日圓。過去的價位無法使日本經濟復甦,目前的價位則更不可能。要讓貶值產生一定的效果,日圓勢必要加大貶值幅度。如此一來,各國也勢必跟進。目前,各國貨幣貶值尚有一定的難度,原因是流竄於國際的熱錢牽制各國貶值的效果。然而,若美國停止寬鬆政策,將會引導國際熱錢回流美國,各國的貨幣貶值政策將更容易操作。

另一方面,美國此時結束量化寬鬆政策,將推升利率與匯率上揚,再加上全球貨幣競貶,美元升值的趨勢將就此一發不可收拾。這對於處於復甦初期的美國並不是好現象。首先,美元強勁升值將會導致美國出口衰退。雖然美國出口金額僅占GDP13%,但近幾年對經濟成長的貢獻卻與國內消費相當。出口若衰退將不利美國經濟成長。

其次,美元升值將惡化美國貿易赤字,造成美國必須發行更多的債券來彌平赤字,而寬鬆政策的終止也不利美國國債的發行與償還,故而預料美國債務問題將因此而更加嚴重。第三,儘管美國目前仍然實施量化寬鬆政策,但美國元月份的通膨率尚降低至1.6%。在已經是低通膨的環境下,寬鬆政策的終止加上美元升值,有可能引導美國就此進入通貨緊縮。

對於日本而言,美國與中國大陸並列日本的兩大出口國,各約占日本出口總額的18%。美國政策若趨向緊縮將產生抑制需求的效果,如此反而不利日本出口。雖然日圓貶值有利於日本拓展美國市場,但因美國需求減緩,將會抵消日本貨幣貶值的效果。事實上,根據歷史經驗,日本經濟成長與匯率高低無關,匯率貶值不會促使日本經濟成長。安倍的政策僅是一種是死馬當活馬醫的作法。比較令人期待的反而是日本的貨幣寬鬆政策是否能有效刺激國內消費。

在日圓持續貶值下,各國將捨日圓資產而保有美元資產,日本國債將會下跌,這會危及大量持有國債的日本銀行。具有超高負債比例的日本,若不能維持發行新債的吸引力,將對日本債務償還造成壓力,發生債務危機的可能性將升高。

由此可知,若美國終止貨幣寬鬆政策,而日本加大貨幣寬鬆政策的力道,所造成的效果應是負面大於正面。一方面,日本經濟很難因為安倍經濟學而復甦,美國卻因美日的新貨幣政策而面臨經濟衰退的威脅。另一方面,由於這些政策,美日兩國發生債務危機的可能性均會升高,對國際金融穩定造成威脅。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