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亞太自貿區(FTAAP)是宿命還是神話?

亞太自貿區(FTAAP)是宿命還是神話?

趙文衡

工商時報,2015124

在今年度的APEC峰會中,對於FTAAP(亞太自由貿易區)的推動並無明顯進展,在領袖宣言中僅重申APEC最終成立FTAAP的決心,但缺乏具體推動措施。不過,中國大陸仍積極在APEC會議中呼籲必須加快FTAAP建設,以減輕區域自由貿易安排導致碎片化的疑慮。一般認為此係中國大陸欲藉FTAAP對抗美國主導的TPP(泛太平洋夥伴協定)。

在整個亞太經濟整合的進程中,目前出現幾個巨型FTA的提議,包括TPP、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與FTAAP,其中TPP已簽訂完成。TPP與RCEP目前僅涵蓋亞太國家的部分成員,不像FTAAP那麼全面。即使如此,TPP與RCEP均保留擴大的空間,不排除將來擴展成涵蓋整個亞太的FTA。然而,由於RCEP的標準與開放程度實在太低,不太可能被TPP成員接受,故RCEP成為整合亞太區域的那把巨傘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FTAAP不是將來亞太整合的唯一可能的巨傘,它必須與TPP競爭。FTAAP的利基是,由於TPP的高標準,一些亞太新興國家不一定能達到,退而求其次加入標準較低的FTAAP,一方面可以減緩改革的壓力,又可獲得一定的貿易利益。若美國同意加入FTAAP,表示它接受FTAAP採用與TPP不同程度的規則,亦即FTAAP將採用較寬鬆的標準,但仍會比RCEP嚴格。

對於打著此一如意算盤的新興國家,需要面對一個很大的不確定性,即是FTAAP成立的時間。中國大陸預期FTAAP將可於2025年成立,但是事實上何時成立尚不可知,而TPP現在已經成立。放棄加入TPP而尋求FTAAP的國家,需要背負此一不確定性帶來的風險。即使FTAAP確定於2025年成立,若不加入TPP,這些國家需要忍受7-8年的由TPP帶來的貿易轉移效果,以及其競爭對手陸續加入TPP的骨牌效應。

FTAAP要能成立,必須這些新興國家實在不願意背負由加入TPP帶來的改革成本,並寧願忍受上述的貿易轉移效果與骨牌效應,否則在這些國家均加入TPP後,FTAAP就沒有成立的必要。

FTAAP成立的另一個重大的變數是美國的態度。中國大陸積極推動FTAAP的主要動機,不是要拉秘魯、墨西哥或甚至加拿大這些美洲國家進來,而是劍指美國。美國是中國大陸最大的出口國,FTAAP若無美國,成立的意義即不大。這也是中國大陸在TPP成立後備感壓力的主因。

然而,美國成立TPP的主要目的之一即是要把TPP當成其他貿易協定的典範,在FTAAP上,美國是否會放棄其堅持而降格以求?在TPP成立後,美國國內已有批評TPP標準過低,將會為害環境與勞工權益,美國國內是否能接受比TPP標準更低的FTAAP?

未來亞太區域整合最可能的情境是,TPP與RCEP均簽訂完成,而RCEP成員陸續尋求加入TPP。對中國大陸而言,RCEP儘速成立有其必要性,它可以減緩成員倒戈TPP的速度,但最後關鍵還要看RCEP開放程度。如果只是整合現有FTA的條件,仍維持低開放標準,此一減緩作用也將不大。

事實上,亞太區域整合目前發展及將來可能的進程,均決定在美國與中國大陸身上。以筆者看來,兩國產業互補,又互為主要出口國,沒有不進行貿易整合的理由。目前中國大陸無法加入TPP,僅單純是因無法達到TPP標準,應無其他政治因素。一般預估中國大陸可在5-7年達到標準,此一時間還早於FTAAP預定簽訂時間。在達到此一標準前,中國大陸可先成立RCEP,一來作為練兵場所,一來可以減緩TPP的衝擊。等待符合條件時再加入TPP,如此則不必再煩心建立FTAAP了。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