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淨煤降低空汙 分散供電風險-|聯盟|禁煤|深澳燃煤電廠|-全球政經研究

淨煤降低空汙 分散供電風險

趙文衡

聯合報,2018314

深澳燃煤電廠擴建案因環保問題引起社會關注。燃煤電廠一向被認為是台灣的空污禍首,環保人士主張廢除煤電,工商界則基於確保用電的考量,認為可運用淨煤技術保留煤電的使用。事實上,國際間禁煤與淨煤辯論亦正如火如荼展開,一些看法可做為我國參考。

對於煤電的未來,國際輿論並非一面倒向禁煤,而是禁煤與淨煤兩股趨勢並進。英國與加拿大發起禁煤聯盟,主張發展清潔能源,讓燃煤電廠走入歷史,而美國與印度發起的淨煤聯盟,則主張煤電對於開發中國家的經濟民生至關重要,不但不應禁止,反而應推廣「高效率低排放」的煤電使用。

兩者主張均是對氣候變遷所作的因應,只是程度上有所不同。完全汰除煤電可以達到最好的減排效果;若保留煤電,即使使用最先進的淨煤技術,減碳效果仍無法與天然氣或再生能源相比。除了排放二氧化碳外,燃燒煤炭還會釋出有害的空氣污染物,對人類健康造成危害。這些因素均給禁煤人士強而有力的支持。

儘管如此,淨煤陣營亦有不少的擁護者,主要是因為煤炭可以提供低價電力,讓缺電的國家滿足最基本的民生需要。對於許多高度依賴煤電的國家,煤炭仍然無法替代,在此情形下,淨煤成為減排的必要做法。故而,一些重度的煤電使用國,例如德國、澳洲、波蘭、中國、印度、韓國,雖主張減排,但均未加入禁煤行列。

我國屬於高煤電使用國家,煤電占整體發電的47%,目前尚未有比例超過35%的國家宣示禁煤,我國亦不宜採取過度冒進的行為。真正兼顧環保與經濟發展的做法應是,視國內能源發展情勢逐步減少煤炭的使用。政府規劃的時程為2025年降至30%。

基於煤炭對健康與環境的危害,30%的比例依然過高,2025年後仍應持續減煤。但最終目標是否是零煤電,或是在降低到某個比例、仍維持煤炭的最低使用?解答此一問題,需要考慮另一重要因素—能源多元化。

2025年,我國發電來源只有天然氣、煤炭與再生能源三種。若再將煤炭由名單中剔除,將僅剩下天然氣與再生能源,其中天然氣應為最重要來源。我國天然氣全由進口,與石油一樣,國際天然氣供應易受地緣政治與市場變動的影響,供給情況不如煤炭穩定且儲備不易,若這些因素導致供給中斷,我國經濟將受到損害。

為了分散風險,長期而言,筆者建議至少需維持15%的發電來自煤炭。此一比例已較現在減少2/3,空氣污染程度已在可接受的範圍,若再加上與時俱進的淨煤技術,對環境的負面影響更低。屆時,燃煤發電可集中在空污程度較低的夏天,冬天則換由風力發電上場,煤炭則進入備載,如此不但可維持彈性供電,更可進一步降低空氣污染的危害。

基此,在禁煤與淨煤兩者間,台灣應採取折衷立場。一方面漸進的減少煤電的使用,但仍維持最低比例的燃煤發電。另一方面則採用淨煤技術改善煤電的污染與排放。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