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專案融資風險高 離岸風力錢從哪裡來-|資產負債表融資|電網聯結|政策風險保證|-全球政經研究

專案融資風險高 離岸風力錢從哪裡來

趙文衡

本文部分內容刊登於自由時報,2018314

我國目前正如火如荼的展開離岸風力建設,發展離岸風力需要龐大資金,多數國人認定無追索權的專案融資為離岸風力融資的唯一可行管道。然而,對銀行而言,專案融資的風險很高,加上我國銀行專案融資經驗嚴重不足,推動起來困難重重。

歐洲為離岸風力發展最主要地區,全球離岸風力裝容量的84%在歐洲,其融資經驗可提供我國參考。歐洲新建離岸風力主要融資管道並非專案融資,傳統的資產負債表融資才是採用最多的方式,此方式是開發商運用本身股權與貸款的資金投入新開發案中,並負起還款或分配投資報酬的責任。次要的資金來源才是以專案融資(表外融資)的方式向銀行借款。

歐洲專案融資主要運用在陸域風力上,幾乎70%的陸域風力資金來自於無追索權的專案融資。近幾年來,專案融資用於離岸風力較以往增加,但趨勢不穩定且尚未成為主流。2016年,歐洲新建裝置容量的33%資金來自於無追索權的專案融資。2017年,投入新開發案的75億歐元中,僅21.3%使用無追索權的專案融資,其餘約8成則採用資產負債表融資。德國、比利時與荷蘭的離岸風力使用專案融資貸款的情形較為普遍;在英國,新建的離岸風力電廠較多使用資產負債表融資,專案融資則用於已進入營運階段的再融資。

歐洲離岸風力專案融資主要並非運用於新建階段,反而較多使用於已進入運作階段的案例,例如,2017年,已進入營運階段離岸風力電廠的再融資,多數採用無追索權的專案融資方式,總金額達46億歐元,高出新開發案甚多。這主要是因為專案融資僅依賴專案產生之現金流(電費收入)還款,對銀行而言,在初建階段貸款的風險太大,而已進入營運階段案例的風險則較易評估及掌控。

對離岸風力開發商而言,使用資產負債表融資的借貸成本較低、所需時間較短,但卻會使公司財務惡化、負債比上升,也會影響信用評等,同時,開發商需要承擔開發案的所有風險。若採用專案融資則可降低開發商投入的資金,並可減少失敗的損失,然而,它的借貸成本較高、操作複雜、所需時間也較多,更重要的是,遭銀行拒貸的可能性也會較高。

以歐洲的例子來說,歐洲開發商在風險較低的陸域風力採專案融資,在風險較高的離岸風力卻採資產負債表融資,顯示最主要因素不是開發商的意願問題,而是銀行端不願貸與過多款項給採用專案融資的離岸風力開發商。

我國離岸風力發展尚在初期,各種人為與自然風險雜陳,其中包含非開發商可以掌控的電網聯結風險。在此情形下,開發商自然不願意採獨自承擔風險的資產負債表融資,而會採用專案融資。然而,無追索權的專案融資將大部分風險轉嫁給銀行,在我國銀行經驗不足且無相關的減緩風險的配套措施下,銀行端自然也不願承做。

來台發展離岸風力的國際大廠,開發經驗豐富,由自然環境(颱風地震)或海事工程所帶來的風險應可克服,其最不可掌控的為政策風險,亦即基礎建設(電網、碼頭)及法規環境所帶來的不確定。如果這些風險可以排除,將大大提升開發商採用資產負債表融資及銀行接受專案融資的意願,同時打開了兩條融資管道。

為了降低開發商與銀行的政策風險,筆者建議政府可提供「政策風險保證」。一般專家建議的信用保證涵蓋範圍太廣,只要債務無法獲得償還,政府即需代為支付部分款項,而「政策風險保證」僅就可歸因於政策因素的開發失敗進行保證,所涵蓋的範圍有限,只要政府有把握完成相關承諾(電網、基礎建設、費率等)則無需負擔任何責任。此一方式在國際間行之有年,我國若效法,將可大幅降低銀行與開發商的融資風險,並可解離岸風力的融資困境。

自由時報標題: 離岸風力融資困境解方:政策風險保證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