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深澳電廠的另類思考-|延役|能源轉型|缺電|-全球政經研究

深澳電廠的另類思考

趙文衡

蘋果日報,201863

日前,台灣用電量首度在五月就破歷史新高,備轉容量只剩2.8%,供電出現緊張的狀況,建設新的發電設施成為當務之急。然而,政府計畫新增的發電機組,卻因環保等問題而受阻,特別是在深澳電廠上遭遇很大的反對。在目前供電吃緊下,我們需要以不同角度,對深澳電廠的必要性做更全面的思考。

由德國與日本等國的能源轉型經驗可知,欲同時達到廢核與減煤,難度相當高。為顧及電力供應充足,必須要有先後順序。例如德國自能源轉型以來,煤電占比先是由第一年(2011)44.4%增加至第三年(2013)的46.8%,而後才緩慢下降至第六年(2016)的43%。日本更是自第一年(2011)的26.8%,一路增加至第六年(2016)的34%。

台灣減煤的表現在能源轉型三國中預期將是最好的。如果我們將2017年電業法修正通過視為台灣能源轉型元年,根據政府規劃,往後台灣燃煤占比將會一路減少,將由第一年(2017)46.5%降低至第六年(2022)的41%,第七年(2023)更將減少至33%,完勝德國的先增後減及日本的一路增加,減少幅度也大於德國甚多。儘管德國是我國能源轉型的典範,但在減煤上,台灣更勝一籌。

德日為全球潔淨能源的領導者,仍不得不屈就現實,提高燃煤占比,可見台灣減煤目標的達成需要多大的毅力與決心。看看日本不久前才宣布,計劃未來10年內至少再增36座燃煤電廠,而德國在啟動能源轉型後,新增的煤電裝置容量更是深澳電廠的10倍以上。這些均足以說明,相較於德日,我國僅計畫興建一座深澳電廠,已是減煤的最大努力。

事實上,若不蓋深澳,台灣的燃煤占比可能更高,空氣汙染更加嚴重。這不是詭論,而是真實可能發生的事。在燃煤與燃氣電廠的興建都遇到困難時,為補充不足的電力,政府唯一的選項就是將現有電廠延役。由於廢核已成為事實,老舊火力電廠的延役將成為補足電力的必要作法。

原本台電預計於2023-24年除役興達燃煤電廠的210萬瓩機組,代之以污染少且規模更小的深澳電廠(120萬瓩)。若屆時深澳電廠(及其他燃氣電廠)無法準時商轉,可能會使興達電廠除役的時間延後,造成空污與煤電占比均無法下降。

深澳電廠的興建有其必要性,但為顧及國民健康,仍需通過的三項嚴格的檢驗。第一,電廠商轉後,全國燃煤電廠污染排放量需低於過去三年平均。此需配合其他老舊電廠除役。目前政府即如此規劃。第二,電廠商轉後,全國與北部地區的空污總量均需維持在下降的軌道。此需配合其他部門,尤其是運輸部門的減排。第三,電廠的單位排放量需優於現存所有的燃煤電廠,也就是需搭配最先進的防污設備。只要做到這三項,空污的損害將會減到最小。目前,政府對於三項標準均有相關承諾。

台灣在減煤上訂出德日都達不到的高目標,主要原因除了能源情勢不同外,最重要是台灣環保團體的強力監督,成功的讓台灣只計畫興建一座深澳電廠。由德日兩國的經驗可知,能源轉型的過程中均需以燃煤電廠補充電力的不足,因而,此後環保團體的重心應轉為監督政府達成其在深澳電廠的減污的承諾。

蘋果日報原標題: 用電屢創新高 深澳電廠該蓋嗎─台灣供電的「燃煤」之急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