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新南向離岸風力市場潛力無窮-|印度|越南|國產化|-全球政經研究

新南向離岸風力市場潛力無窮

趙文衡

台經院網站,20181016

我國離岸風力經過遴選與競標兩階段,2025年前將開發5.5GW的裝置容量。在整個開發過程中,政府將國產化、建立本土供應鏈列為重要目標。雖然在遴選階段沒有將產業關聯效應列入評分,但要求開發商需先承諾執行產業關聯效益的項目,也給予獲選廠商較高的躉購價格。

儘管我國國內離岸風力市場不小,但本土供應鏈不能僅以國內市場為滿足,欲永續發展必須開拓海外市場。有批評者認為,我國離岸風力缺乏國際市場,連最有可能的東南亞,因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位於赤道無風帶,缺乏發展條件,其他國家則因成本因素,將會發展陸域風力而棄離岸風力。雖然言之成理,但沒有提出實證上的支持。

事實上,若將視野擴展至新南向國家,可以發現離岸風力市場潛力無窮。根據IEA本年度出版之「離岸能源展望」(Offshore Energy Outlook)報告,澳洲為全球離岸風力的高潛力國家;印度、東南亞與我國、日本並列為中度潛力國家。顯見IEA的看法與上述批評者不同,認為東南亞具有相當豐富的離岸風力潛力。

由於澳洲技術先進,本身具有發展離岸風電實力,將來我國廠商可著墨的地方可能較少,而印度與東南亞卻是值得我國深入開拓的未來離岸風力市場。

印度離岸風力目前雖然尚未有運轉中的機組,甚至還未針對任何風場進行招標,但印度政府相當積極推動離岸風力的建設。早在2012年,印度即提出一項完整的「國家離岸風力政策」(National Offshore Wind Energy Policy)。該政策明定訂出發展離岸風力的負責單位、發展模式、研究與探測、發放許可、擬訂契約、電力購買合約(PPA)等必要元素。

2018年6月,印度政府踏出離岸風力發展最關鍵的一步,訂立離岸風力發展目標,設定2022年發展目標為5GW(目前為0),2030年為30GW,整體商機上看十幾兆台幣,目前正積極規劃第一個 1GW 招標。印度離岸風力資源最豐富的區域為Tamil Nadu邦和Gujara邦,根據早先初步預估,約有127GW離岸風電的潛能。

在東南亞地區,IEA 報告認為東南亞最具潛力的國家為越南與印尼。越南的東南部沿岸為全球離岸風電潛力最大的地區之一,有估計甚至認為可達100GW。根據世界銀行評估,此片海域離越南南部大城胡志明市不遠,發展離岸風力條件極佳。越南為東南亞國家中發展離岸風力最早的國家,先前離岸風力裝置容量一直超越陸域風力,直至2017年陸域風力才追上。第一個離岸風場(99MW) 已於2015年完成上線,目前正建設一座800MW風場,一些國際大廠早已提前進駐。

儘管如批評者所言,印尼部分區域位於赤道無風帶,但也有相當區域位於季風帶,使得印尼被視為具有相當離岸風力潛力的地區。根據評估,印尼的南半球部分是發展風能的有利區域,但目前尚無任何對於潛力容量的評估。相對於印度與越南,印尼離岸風力發展進程最慢,目前並無任何開發或探勘計畫。主要是潛在區域的海水深度較大,預計成本較高,因此離岸風力尚未納入印尼再生能源目標中。

由上面分析可知,印度與東南亞離岸風力市場潛力龐大,特別是印度與越南兩國已具備較為明確的離岸風力潛力預估,而且兩國往離岸風力發展的方向也相當確定。我國離岸風力廠商欲擴展海外市場,應以印度與越南市場為首選。此外,菲律賓也可成為觀察重點,IEA預估菲律賓整體風電潛力達70GW(包含陸域與離岸)。可切入的部分包括風機零組件的製造與組裝、風塔製造、離岸風機安裝與船隊組成、基礎設施組件之提供與建造等。

政府的國產化要求將會促成我國廠商與國外大廠的合作,有利於建立與國外系統廠商供應鏈夥伴關係。未來,當這些系統廠商欲複製台灣成功模式至印度或東南亞國家時,即可能連帶的採用我國生產與組裝的風機、運用我國基礎建設團隊,或是僱用我國離岸風機的安裝船隊等,一起合作參與其他國家的離岸風力招標工程。但需注意的是,印度與越南兩國在離岸風力發展仍有行政、融資與基礎建設多重障礙待克服,尤其是印度對重大產業發展通常會有自製率要求,屆時可能需至印度設廠才能進入印度市場。

 

 

 

share button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