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台灣不需要克魯曼

台灣不需要克魯曼

趙文衡

蘋果日報,2009430

一般認為在1994年發表的「亞洲奇蹟的迷思」一文中,克魯曼準確的預測了東亞金融危機。但讀過那篇文章的人都知道,克魯曼並未預測危機,而是預言東亞經濟成長即將結束,甚至將如蘇聯般步入衰退。[1]人們將危機發生與克魯曼的論述做聯想,主要是多數人認為危機將會帶來東亞經濟成長的結束,是實現克魯曼衰退預言的引信。但事實不是這樣發生,危機過後,東亞成長迅速恢復,仍然是全球成長最快的地區,至今克魯曼的預言尚未實現。

反而是在「亞洲奇蹟的迷思」文中一項具體的預測即將被證明是錯誤的。文中克魯曼強烈暗示在2010年以前,東亞的成長將如戰後蘇聯般在曇花一現後邁入衰退。[2]但目前經濟遭遇真正麻煩的不是東亞,而是在該文所指具有高效率、高技術、成長將會永續的歐美國家。

筆者必須很遺憾的說,克魯曼的預測極少正確過,甚至目前的金融危機克氏也是始作俑者之一。在「克魯曼談未來經濟」一書中,克氏在2002104日指出,網路泡沫使得「美國經濟很可能低迷到2004年,甚至更久之後,聯準會該進一步降息」,「甚至把利率降到零都嫌不夠」。但證諸歷史,美國經濟在克魯曼說出上述預測後不久即開始復甦。在同一本書中克魯曼說:「2001年起連降11次利率,不但刺激民眾購屋潮,也引爆屋主房貸在融資,兩者都有助經濟避開較嚴重的衰退」。大家都知道,那波降息造成這次全球金融海嘯,這讓人不禁聯想到克氏現在的主張會不會也像上次一樣將帶來更大、更不可預測的災難。

不論克魯曼的分析或預測都有刻意惡化情勢的傾向。在此次危機初始,克氏即將危機與1930年代大蕭條相比,甚至擔心「全世界重演1990年代日本的失落的10年」。他預測,「這波經濟衰退非常可能持續到2011年,甚至禍延更久。」如果政府不作為「可能導致經濟一路跌跌撞撞,持續不只幾個月或幾年,而是十年甚至更久。」這些預測都擴大人民的恐慌心理,本身就是使危機惡化的重要原因。目前看來,危機的發展不致如克魯曼所言,反而較像筆者去年10月在本論壇提出的預測,衰退最慢會在今年年底前結束。但筆者相信,克魯曼會像2002年一樣,非看到復甦,不會放棄悲觀的看法。

克魯曼一向悲觀的預測背後都隱藏一個目的,就是要凸顯政府角色面重要,這是受到他心中那把熊熊的大政府主義的烈火所影響。克魯曼一生最痛恨「供給派經濟學」的減稅政策,原因是減稅會使政府的權力縮小。

不幸的是,世上沒有政府聽從他的建議,在克魯曼瘋狂反對減稅的數十年當中,絕大多數政府皆在長期性的進行減稅政策。難道世上所有政府都是昏庸顢頇?還是氏克的主張偏執、昧於現實而無法執行?好不容易去年有個歐巴馬依照他的藥方來處理危機,但很快的連歐巴馬也認為克魯曼是個頭痛人物。在大家系統性的採用與自己相反的建議時,克魯曼是否曾經反省過為什麼?

最後,我們來看看台灣,據說消費券政策是依據克魯曼的建議所擬定的,台灣還因此自詡為克氏的信徒。但看看消費券執行的成果。在消費券發放後,今年1季批發、零售及餐飲業營業額卻不增反減,大幅衰退了13.5%,甚至比去年第四季減10.2還糟。

克魯曼的名聲是實是虛與筆者無關,本文也無法絲毫撼動克魯曼的地位。筆者主要目的是提醒政府,爾後要採用克的政策建議時要更為小心。



[1] 克魯曼雖于文中並未明確說出東亞經濟最終將衰退,但依照他的論述,東亞國家成長只是靠單純的要素投入,且又面臨報酬遞減,衰退似乎是很難避免。又他文中大量將東亞國家類比為蘇聯,即強烈的暗示東亞國家將面臨蘇聯一樣的結局。

[2] 又一次克魯曼並未明確說出2010年衰退的預言,但他將東亞國家2010年的發展與蘇聯布魯雪夫時期類比,強烈暗示2010年東亞國家將面臨相同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