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推升貨幣升值與物價上漲的背後因素

推升貨幣升值與物價上漲的背後因素

趙文衡

APEC中小企業經濟危機監測第10期,20115

在過去一個月,國際經濟延續上個月的危機風險但更加複雜惡化。日本震後所導致的電力供應不足使得日本的工業生產無法迅速回復正常,供應鏈中斷的風險仍然存在。受到震災的影響,在短暫資金流入後,日本資金開始大量外移,增加國際資金的流動性與通膨風險。

除此之外,商品價格仍然居高不下。原油價格又再度創下近期新高,紐約輕原油在411日達到每桶113美元,布蘭特原油更在48號觸及126美元的高點。糧食價格也開始逐漸回升,玉米價格在411日來到每浦式爾7.83美元的歷史新高。

通膨情勢在本月持續惡化。中國的通膨率由2月的4.9%上升至3月的5.4%。越南3月的通膨率更上升至14%。巴西、南韓、新加坡、泰國、歐元區,甚至美國的通膨率均有顯著的上升。其中中國、巴西、泰國、南韓、歐元區均曾在今年度以升息因應通膨。巴西的利率水準甚至已上升至12%。3月份的通膨加劇更強化未來升息的預期。

為了對抗通膨,除了升息之外,各經濟體尚放任本國貨幣升值以對抗高漲的國際商品價格。不論是升息或是放任貨幣升值都造成各經濟體貨幣幣值上漲。除了日圓以外,幾乎所有重要貨幣均對美元升值,美元指數跌落至3年來的新低。澳元與星元對美元的匯價尚創下歷史新高。美元疲弱的原因還包括美國財政赤字仍處高檔、債信評等遭調降、以及預期今年升息的機率不高等。各經濟體在熱錢湧入下,金融穩定備受威脅。

貨幣的強勢升值將減弱經濟體的出口競爭力,但在經濟體普遍升值下,對出口競爭力的影響視主要競爭對手匯率變動的情形。不過對於仍為債務所苦、迄需經濟成長支持的愛爾蘭及其他南歐經濟體,歐元升值勢將影響出口,並進一步減損其償債能力。另一方面,歐洲央行近來的升息行動同樣會影響這些經濟體的經濟成長與債務的償還。

各經濟體採行的升息加上升值的措施是否有效?由於美元貶值本身即是造成商品價格上漲的重要原因,開發中經濟體運用升值以壓低進口商品以本國貨幣計價的價格,但卻會使原始以美元計價的商品價格上漲,貨幣升值的效用因而被抵銷。

升息是經濟快速成長後必要採行的措施,尤其是在極低的利率環境下,升息反而會使金融體系的運作恢復正常。然而,升息會吸引外資進入而進一步刺激貨幣升值,這也是正常的現象。但不正常的是,對大多數新興經濟體而言,在當初降息的過程中,貨幣並未跟著貶值,但在而後升息的過程中,貨幣卻跟著升值,造成多數新興經濟體的貨幣上升至近期新高。如此高的幣值事實上也是在醞釀另一個致命的泡沫。

這些錯綜複雜的國際情勢的源頭是國際間的不平衡成長與熱錢氾濫。新興經濟體的快速成長是導致這波通膨與商品價格上漲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各經濟體紛紛採取升息措施比較可以確定的效果是減緩經濟成長,但是否可適度的抑制通膨則仍有疑問。原因是升息會引入更多的外資,而抵減其抑制通膨的效用,尤其是在目前熱錢氾濫的國際環境下,效果更會大打折扣。

新興經濟體的升息將會改善國際間的不平衡成長的現象,但對熱錢氾濫的現象卻無法改善。雖然美國繼續實行QE3的可能性不大,但升息的戲碼也不會在近期上演,這表示熱錢雖然不會顯著增加但也不至於減少。另一個重要的因素是日本資金的外移,震後日本外移的資金將會使熱錢數量增加。

由以上的論述可知,影響未來通膨風險與匯率風險的最大因素將是國際熱錢的數量。這些數量龐大的熱錢將會促使商品價格繼續上漲、通膨威脅繼續惡化、各經濟體貨幣繼續升值,而且這3種現象會同時出現在新興經濟體與多數先進經濟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