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醞釀中的金融風暴

醞釀中的金融風暴

趙文衡

蘋果日報 20101019

近來全球許多國家均面臨熱錢大量流入,造成貨幣大幅升值與資產價格上漲,國際原物料也因熱錢氾濫價格大幅攀升。為了因應全球金融危機後的衰退,各國紛紛採取量化寬鬆與低利率政策,造成史提格里茲(Joseph Stiglitz所說的流動性氾濫。為了追求經濟成長與擴展出口,美國採取壓低雙率的策略,但壓低利率會產生大量游資,壓低匯率則會引導游資至他國。這些游資轉變成熱錢投入各國匯市、股市、債市與大宗物資市場,引發這波全球金融的不穩定。

大量游資流入促使各國貨幣上漲,這些游資以美元換成當地貨幣進入各國,造成資金氾濫。各國央行為了抑制貨幣升值,大量買入美元而賣出本國貨幣,也使本國貨幣大量流入市場。事實上,阻升的動作造成游資更加氾濫。為了回收資金並抑制通膨,各國央行還需同時採用發行定存單或升息等工具,出現一方面壓低匯率,另一方面卻升息(會使匯率上升、熱錢湧入)的矛盾情形。這樣的政策並無法有效的打擊熱錢或阻升匯率。

各國央行為了阻升匯率而買入大量美元,使得外匯存底紛紛創新高。但因預期美元將會貶值,為避免損失,各國央行或主權基金很快的將這些美元轉換為其他國家的資產,例如日本或韓國公債。這使得各國央行或主權資金加入了熱錢的行列,流竄於國際間的熱錢數量並未因各國的圍堵動作而減少。

這些都說明了各國央行阻止熱錢進入之不易,他們所擁有的政策工具相當有限。多數國家的利率已經相當低,降低利率以阻升貨幣的方法似已不可行,日本是最好的例子;同樣的,以升息抑制通膨,因會吸引更多的游資進入,亦非好方法。即使最後央行成功的阻止熱錢,但仍不能減少流動在全球熱錢的數量。

有人說這些熱錢就像洪水到處流竄,但與洪水不一樣,洪水至少可引導入海,使其慢慢消退,但對於熱錢,除非由源頭回收或導入投資實體經濟,否則不會消退。為了振興經濟,美國將進行另一波量化寬鬆,釋放更多的游資,同時,強化出口也成為目前美國追求經濟復甦的唯一方法。故而,在短期內美國不會採取緊縮政策,反而會製造更多的熱錢。

上面的論述都只是要證明,在可見的未來流竄於全球的熱錢只會增加,不會減少,且各國缺乏處理這些熱錢的能力。這兩件事就足以確定了金融危機發生,比較不確定的是規模和時間。熱錢與金融危機息息相關,亞洲金融危機與全球金融危機均是熱錢造成的。危機發生的可能性與熱錢的多寡成正相關,然而熱錢規模很難計算,以目前全球普遍的極低利率來看,這波熱錢規模絕不可小覷,甚至可能高於前波全球金融危機時的數量。

熱錢到處流竄,推升各種破沫的形成,只要某些國處理稍有不當,就會爆發危機。尤其對那些在上次危機中銀行體系損害較輕的新興市場國家。這些國家正好也是此波熱錢的目標。但是與上次不同,這次缺乏連結大量熱錢的一個系統機制衍生性金融商品,故此次應不會像上次一樣爆發全球系統性的危機,反而會遍地烽火,在全球不同地區發生區域規模或國家規模不等的金融危機。

這樣的危險情勢是各國政府為了因應危機後的衰退所造成的。諷刺的是,因應危機的政策卻創造一個與上次危機極為相似的熱錢氾濫環境。更神奇的是,上次的游資氾濫是為了因應網路破沫所造成的衰退,與此次危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這似乎說明了,不斷濫用貨幣政策刺激經濟,將不斷的使我們在危機循環中不可自拔。這使筆者想起始作俑者之一克魯曼(Paul Krugman)的一句名言,「利率即使降到零都嫌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