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商品價格飆漲促使通膨威脅惡化

商品價格飆漲促使通膨威脅惡化

趙文衡

APEC中小企業經濟危機監測第七期,20112

近來商品價格大漲,包括糧食(小麥、玉米、大豆)、原油與金屬價格均突破近期新高。其中又以糧食價格飆漲最為嚴重。由國際糧農組織(FAO)公布的糧價指數,去年12月飆升至214.7點,首度超越20086月糧食危機時的高點,並為1990年以來的歷史新高。原油價格也上升至接近每桶100美元,令人憂慮是否2008年的通膨危機將會重演。

由於各種天候、需求與人為炒作等因素導致商品價格居高不下,在氣候異常因素持續、全球資金氾濫、與需求不見減少下,預期短期內商品價格仍將繼續上漲,如此不但會帶動全球物價攀高,並加重對通膨的預期,使得通膨威脅更加惡化。

故而,目前在威脅全球經濟穩定的各種風險因素中,通貨膨脹已成為現今最大的風險。除了商品價格上漲外,自危機以來各經濟體採用的寬鬆貨幣政策也是導致通膨的另一重要因素。為了降低通膨,許多新興市場經濟體紛紛開始升息,但截至目前為止,成效似乎尚未顯現。特別是近來由商品價格飆漲所造成的輸入型通膨,將會抵銷升息的抑制通膨效果。

近月來另一個重要發展是美國復甦腳步越來越穩健,如果此一趨勢持續,將可改變未來全球經濟風險的展望。首先,美國經濟復甦將降低實行QE3的可能性,熱錢的數量的成長將會減緩。其次,經濟復甦有可能使聯準會結束長期以來的低利率政策,而改採升息措施,同時美元匯率也可望因而走強。這些均有助於降低全球過剩的流動性。在商品市場上,雖然美元走強將使以美元計價的商品價格回軟,但美國的經濟復甦也會增加對商品的需求並帶動新興市場成長,故預期美國經濟復甦並無法改變商品價格的上升走勢。

另一方面,人民幣升值又讓平息一段時間的匯率問題重新成為關注的焦點。自12月下旬起,人民幣匯率連續創下歷史新高,連帶使東亞其他貨幣,例如新台幣、韓圜、馬來西亞令吉、與新加坡幣等,也跟著大幅升值。故而相較於其他區域,東亞經濟體需同時面對通貨膨脹與匯率升值的威脅。

以下我們就整理出全球主要經濟體所面臨的通貨膨脹與匯率升值兩種風險的情形。首先,同時面臨兩項威脅的經濟體包括:東亞的中國(4.6)、 新加坡(4.4)、韓國(3.5)、以及巴西(5.91)、俄羅斯(8.8)、墨西哥(4.4)。此處所謂高通膨風險界定為通膨率大於3%的經濟體,括號中的數字為201012月的通膨率。這類的經濟體暴露在複雜的危機風險中,必須運用謹慎措施抑制危機發生的可能性。

第二類經濟體為,匯率並未走高,但卻飽受通膨威脅。此類經濟體包括越南(11.75)、印尼(6.96)與印度(8.43)。他們的危機風險並不一定小於第一類。雖然他們的貨幣並未升值,但若經歷大幅貶值,加上高通膨,反而是一種處於危機爆發邊緣的徵兆。越南通膨率高達11.75%,貨幣亦同時貶值,代表投資者的信心不足,外資有可能大舉撤出而引發通貨危機。

第三類具有危機風險的經濟體為,雖然貨幣經歷大幅升值,但尚能維持一個穩定的低通膨,這些經濟體包含中華台北與馬來西亞。他們主要風險在於:第一,如果外資持續流入,通貨膨脹將很難被壓抑。第二,必須維持一個穩定的金融體系與經濟成長,避免給予外資一個突然撤出的藉口。第三,將來輸入性通膨若惡化,將會導致外資的撤出。

中小企業可以參考以上的分類,並且依據所處經濟體與貿易往來的對象判斷本身所面臨的危機風險程度,以及將來可能的發展,並據此擬定具體的危機防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