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謹慎應對取消紡織品配額後的全球經濟局勢

謹慎應對取消紡織品配額後的全球經濟局勢

趙文衡

蘋果日報,2005110

二○○五年一月一日是一個改變全球紡織業生態的大日子。實行多年的「多重纖維協定」終於在這天走入了歷史,各國也在這天廢除紡織品配額制度。紡織品配額與農產品補貼向來被認為阻礙自由貿易的兩大障礙。今其中之一已經去除,非但對全球化的進行具有正面的助益,對紡織業者而言,更是創造了一個自由競爭的市場,全球紡織品市場理論上亦不再受到配額的束縛與扭曲。

根據美國國際貿易協會的評估,配額制度增加紡織品20%的額外成本,這些成本無疑的由消費者承擔。配額制度的取消將使紡織品價格下跌,消費者將因而受惠。同時,由於配額的取消,各國將可自由進出口紡織品,將有利於紡織品的跨國貿易,貿易全球化也將因此更為深化。

但是,紡織品的貿易量增加並不表示所有紡織品出口國都將受惠。配額制度設立的主要的用意之一即是,已開發國家為了保護國內紡織業而對開發中國家的紡織品進口設限。如今配額取消,對於受配額限制而無法進入已開發國家市場的國家自是有利,但是對受配額保護才能進入已開發國家市場的紡織品出口國則無疑是一大打擊。根據IMF的估計,配額取消將使孟加拉喪失230萬個工作機會,同時也會使土耳其、北非和東歐國家在部分品項上喪失歐盟市場。

對於孟加拉、土耳其等國而言,配額制度限制了他們最強勁的競爭對手-中國-紡織品的輸出,使其可以在全球紡織品市場中保有一席之地。因此,即使配額制度是限制開發中國家進口,但還是有許多開發中國家從中受惠。對於一些根本毫無競爭力,只靠配額才能出口的小國,例如斐濟、土庫曼、馬奇頓,取消配額制度將對其經濟產生很大的衝擊。

在受惠於配額取消的開發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中國。根據WTO的報告,因配額限制,在2002年中國成衣品只占美國市場的16%,但在配額取消後,市占率將大幅上升至50%。此並非誇張的估計。根據美國國家紡織組織協會的調查,在2002年已取消配額的29個項目,中國的佔有率由原本的9%(2001年),取消配額限制後,快速竄升至去年的64%

這樣看來,取消配額雖然照顧了消費者,但並沒有如想像中美好。它將造成為數不少的勞工失業,製造許多全球化的新輸家。此種情形不只出現在開發中國家,在已開發國家也會有。例如,美國紡織工業在1995年到2002年間已經喪失了65萬個工作機會,那時還有配額制度,在配額取消後,此一數字將更為驚人。這些因配額制度所產生的新輸家,預期將成為反全球化的新力量。另一方面,因配額制度取消後的贏家,中國,原本就是全球化的受惠者,如今將因全球化而獲得更多的利益。由此可知,取消紡織品配額同時加速了全球化與反全球化的進行,也增加了兩者間的衝突性與矛盾性。

雖然配額制度有害於市場競爭、扭曲資源配置、提高產品價格,但它多少具有社會福利的效果。如今制度被取消,儘管可喜可賀,但我們也不得不面對它對中低階勞工階層的生計所造成的影響。在這點,各國皆採取了一些因應措施。美國為了減少中國紡織品對美國紡織業的衝擊,擬對中國某些品項實行防衛性配額。中國為了減少其紡織品出口對全球市場帶來的衝擊,自願課徵紡織品出口稅。這些基本上都不符合全球化的原則,卻是各國在現實環境下,所不得不採取的措施。畢竟開放紡織品進出口是全球化過程中僅次於開放農產品的最具挑戰性的一項,影響層面相當廣,寧可以緩慢漸進的方式來順利達成全球化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