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全球化與賦稅改革

全球化與賦稅改革

趙文衡

台灣日報,2004220

在全球化的經濟環境裡,疆界不再是區分經濟體的最重要的依據。以經濟的角度來看,經濟單位之間會產生不同是因為它們彼此之間在基礎建設、人力資源、稅制等方面存有差異,由於這些差異使得不同經濟體在面對的全球化的挑戰時產生不同的際遇。有些因此進入贏者圈,有些則面臨邊緣化而苦無對策。單就稅制來說,稅制在全球化歷程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例如關稅的高低會影響全球貨物的流動,公司稅的高低則會影響全球企業佈局的方式。

一國的稅制會影響外資的進入已成為不爭的事實。不論是以往的經驗或者現在的實踐,具有賦稅減免制度的國家較易吸引外資,而稅率的高低也是企業在全球佈局時的重要考慮。百幕達群島、開曼群島等租稅天堂吸引大批企業設立營運總部,許多歐美國家企業甚至紛紛將本國的基地移至該處。另一例子是愛爾蘭。愛爾蘭近來經濟之所以快速發展,主要原因之一即是其採行低公司所得稅率,此一政策成功的吸引欲至歐盟投資的企業至愛爾蘭投資。在全球化日益深化的今日,企業可以任意搬遷至世界各地,各國為了吸引外資而紛紛提供優惠稅率,稅率高的國家非但不易被外資青睞,更重要的是,高稅率也會促使本國企業出走,進而面臨邊緣化危機。有歐美學者甚至認為,總有一天各國不是自願將公司所得稅率調降至零,就是將面臨收不到公司稅的窘境。

在全球化使各國調降稅率的情形下,難免造成政府財務上困難。以台灣的例子來看,近幾年來的政府財政收支惡化勉強可以算是全球化下的一個現象。國內多數意見認為財政惡化的最主要因為租稅減免過於浮濫所致。上面說過,低公司稅率已經是世界的趨勢,應不是主要問題。問題在於是否租稅優惠只限於特定對象。以往租稅優惠限於高科技等特定產業,有政府介入產業發展之嫌,但現今優惠對象已擴及傳統產業而較為全面,政府主導產業發展的疑慮降低。況且高科技產業的低稅率也是政府在全球競爭之下所不得不為。高科技業是台灣經濟發展的命脈,現正面臨來自亞洲其他國家激烈的競爭,在競爭對手紛紛對高科技產業祭出租稅優惠時,如果我國不跟進,將會喪失競爭優勢,對經濟發展產生不小的負面影響。

當然,我們不是說在諸多的無奈之下,將任由財政持續惡化。在全球化下,解決租稅問題似乎只由改變稅賦結構一途。筆者贊同一些西方學者的意見,即逐漸調降公司所得稅的比重,而將主要稅源轉移至加值稅。增加公司稅將加速企業外移,反而可能會造成稅收減少。加值營業稅是由消費者負擔,不會造成企業的包袱,而且各國在加值稅率上的差異,因地理上的限制,也較不易趨使消費者移動至他國消費而造成稅源流失。至於公平性問題,政府可對不同消費品課以不同的稅率,例如奢侈品課以較重的稅,民生用品課以較低的稅,則可顧及貧富差距問題。此外,因降低公司稅的利益最後還是會回饋到消費者身上。例如,公司稅的調降促使企業投資台灣,創造出更多的就業機會,員工也因此會獲得更多的企業紅利。這些新增的收入應足以支付消費稅的增加。

由此可知,在現今國際經濟的環境裡,租稅手段仍然是各國追求經濟成長的重要政策工具,這對台灣尤其重要。由於中國的阻擾,台灣遲遲未與他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預料台灣的出口競爭力與吸引外資的能力將會因此而減損。筆者認為,租稅手段將是台灣用來彌補因FTA所帶的損失的重要策略。台灣可用調降公司稅的作法來提升企業出口競爭力並吸引外商投資。當然要運用租稅為政策工具的前題是必須要有一個健全的財政體系,因此以上述調整稅賦結構改善財政收支實為當務之急。

最後,筆者要提出的是,在國內有關賦稅改革的討論中,多數只重視國內環境而忽略國際變數。有些做法放在單一國內環境中雖然可行,但如果以更大的國際視野則會有不同的結果。在全球化下,國際環境往往才是對一國的經濟發展最具影響力的因素。因此筆者建議往後在研究財經政策時,應儘量將國際因素納入,方不至失之偏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