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衡-金融資產證券化的利益與風險

金融資產證券化的利益與風險

趙文衡

台灣日報,2003年12月10日

金融資產證券化議題近來在國內獲得很大的重視,產官學各界曾就這個主題進行過相當多的討論。政府也不遺餘力的致力於法規的完備,並於去年7月通過金融資產證券化條例。根據估計,台灣金融資產證券化的潛在商機達5兆元。如此龐大的商機到底如何創造以及它的風險如何,十分值得進一步探討。

從事金融資產證券化主要可以獲得以下的利益:首先,它將資本市場與金融市場結合。經過證券化的過程,金融資產可轉化為資本市場的商品,資產負債表中的應收帳款轉化成現金,改善創始機構的自有資本比例。創始機構不必等到收回應收債款就可以獲得資金做進一步運用,資金的運用因而更為有效且具有彈性。其次,由於資產證券化將債權轉化成可以交易的證券,創造出債權市場,進而降低交易成本,使金融市場更有效率。

第三,證券化將金融資產廣泛的散布至投資者手中,一般大眾因此也有能力參與金融資產的投資。雖然許多資產證券的主要投資者是各種金融投資機構,但我們也不能輕忽一般大眾的投資潛力。只要給予充分的時間去瞭解這些新的金融創新商品,相信一般大眾亦可成為金融資產的重要投資者。最後,金融資產證券化的利益是,它可以分散風險至廣大的投資者中。同時,對投資者而言,它也可以增加投資者可選擇的投資工具,透過各種投資組合的方式,投資者同樣也可以達到分散風險的目的。

金融資產證券化不但對相關各方提供各種利益,同時也提供政府一個處理金融危機的工具。最明顯的例子是韓國政府在東亞金融危機時,為了處理銀行大量的不良債,政府設立韓國抵押公司向銀行收購這些債務,並將之轉換成證券,有效的促使韓國自金融危機中復甦。現今韓國金融債券市場已非常發達,有很大一部份要拜金融危機之賜。

當然,在帶來各種利益的同時,資產證券化也有風險。最大的風險即是有些證券所代表的資產信用風險過大或應收債款的品質不良,導致投資人損失。例如,美國陶爾金融公司從事健康保險應收帳款證券化的業務,最後該公司的主席卻因被控詐欺而判刑20年。另一個例子是,美國第一家從事信用卡債款證券化的德拉瓦共和銀行在發行後一年即宣告失敗。這些案例皆可做為投資者的警惕。然而,投資者可以較放心的是,以美國過去的經驗,這些例子的比例並不高。

事實上,在現今資產證券化的流程中,有多項措施旨在保護投資者、降低投資者的風險,例如採用各種信用增強措施、投資評等、防止利益衝突機制、建立公平交易機制、資訊公開機制等,這些措施多已在法律條文中明確規定。有了這些保障後,投資人則可依據各項揭露的資訊做為投資的參考。

然而不論規範如何完備,實際操作中亦潛藏著風險。例如,建立專業客觀的評比機構及專家(例如會計師)的中立客觀也是在操作中所要注意的課題。一般而言,投資金融資產證券時,投資者相當依賴律師與會計師的專業意見,此時專家需根據專業誠信的原則對投資人做出建議,千萬不可像恩隆案中的安達信會計公司,因揭露不實而造成整體社會的傷害。

此外,除了投資人的風險外,相關銀行也會製造出一些道德風險。有學者指出,銀行因從事金融資產證券化後,因可將債權轉移,違約風險也同時轉移,故銀行在審視貸款時可能過於輕心,而造成更高的借款人違約風險。因資產證券化使得銀行疏於貸款審查,也算一種道德風險。

金融資產證券化的過程十分複雜,牽涉許多各種不同的參與者。若要做到各種機制完備,並使投資者接受需要一段時間。一般而言,整個制度要步入正軌需要5-10年的時間。國內因剛剛涉入此一領域,政府與銀行皆還未能適應,例如在不良債權上,目前還是以直接出售為主。然而,這些應都只是暫時的現象,在經過摸索期後,資產證券化的商機終將吸引銀行業者的投入。